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博友沙龙

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 浅议诗歌中的转品现象  

2009-07-15 16:21:35|  分类: zzai-1937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[原创] 浅议诗歌中的转品现象

我的一位博友在水之湄曾在她的日志中发表过一篇题为“永远没有永远”的短诗。初看这个题目觉得有点绕口,细品之后,又觉得颇有哲理意味。在此姑且不谈哲理层面的意义,仅就题目中的词性转换应用,谈谈我的那位博友(以下简称笔者)的修辞手法。“永远”的词性是副词,题目中的后一个“永远”笔者将其转换作名词使用,并用“没有”加以否定,意思是说人世间本没有永远的存在。是呀,就拿人的生命来说吧,有生就有死,绝对没有长生不老的生命现象。题目中的第一个“永远”是副词,表示时间长久,没有终极。这第一个永远是用以修饰、说明、界定后者的。显而易见,笔者是把它当作形容词用了。这就好比是说,尽管人的生命是有限的,然而作为人类社会和宇宙存在却是无限的,是没有终极的。笔者这首诗向我们表达的,我觉得正是这个意思。请看,笔者在她的诗的最后是这么写的:

那么

让心底的向往

坠入梦的深渊

那里

有满地的落英

缤纷着永远

 

余光中先生写过一句“星空,非常希腊”,很让人费解。其实余光中先生的这一句诗是一种修辞学中的转品手法。转品在古诗中早已应用,只不过是将词类互换使用以增加诗的意象,在感觉上有惊人的一新。一句古诗春风又绿江南岸”,其中的“绿”字即为转品成功的范例。绿本是颜色的形容,词性为形容词,诗句中转作动词用了。据说王安石当时写这句诗时,曾用过“到”、“过”、“入”、“满”等一连十多个寻常意义的动词,最后才在一闪念间,想到这个“绿”字,果然效果出奇地好,成为千古之一绝。

余光中先生写的“希腊”是一古老国名,属性为名词。句中却用“非常”这个副词来修饰,当形容词用了。对一般不熟悉修辞方法的读者而言,觉得怪异是不足为奇的。然而对懂得的人而言那种耳目一新的感觉就是自然天成的了。希腊名后的含义,包括频临于地中海全天侯的特殊美景,以及希腊神话中以星座为名的众多神圣,皆为人们带来许多新的联想,新的美感,远比所谓“星空很澄明”,“星空一片蔚蓝”显得更新颖、更有品味、更具想像空间。余老对“转品”的手法运用凡乎烂熟于心,如他的“一座孤独/有那样顽固”、“你和一整匹夜赛跑”,均为用具体的量词将抽象的“孤独”和“夜”变得实际可感起来。

大凡成功的诗家大多都是善用“转品”的高手,如台湾诗人周梦蝶的《冢上》一诗有“我清清澈澈知道我的知道”,以及《守墓者》有“一茎摇曳能承担多少忧愁?”,其中,我的“知道”和一茎“摇曳”,都是将动词当作名词使用。又如洛夫的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雨后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两峰之间的栈道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由天空掉下来的

            一根细细的蝉呜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架起

其中的“一根”系具体的量词,却用来形容抽象的名词“蝉呜”,无非是将虚化实而已。如果用“一声”或“一阵”就远不如“一根”这么实在有力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